而是他的小女婿顾某

2020-06-29 19:22

顾某告诉记者,听闻大女儿大女婿出事之后,老人家几乎晕倒,精神不支,打了点滴才勉强入睡。陈进云,南通海安人,今年47岁,家中长女。因为家中有两个女儿,按照海安当地的习俗,大女儿得招女婿留在家中,老实肯干的东台人王高众便入赘进了陈家,成了上门女婿。婚后,两人相继生下一女一儿。

知道女儿有了合适的对象,远在新疆的王高众夫妇也在挂念着女儿的婚事。出事前几天,家里老人还接到夫妻俩的电话,说是已经攒好了钱带回来,准备帮女儿买车作为陪嫁,正月里把她的婚礼给办了。贴心的夫妻俩还带回了新疆特制的牛皮靴,“说是其他地方没有卖,孝敬老爷子的,结实又暖和。”顾某说。

昨日,记者打通了陈进云父亲的电话,但接电话的人却不是老人家,而是他的小女婿顾某。

“我两个儿子和两个儿媳妇就这样没了。”听到噩耗后,74岁的老人王福明痛不欲生。

在南通海安,农村里的很多壮年男子都外出打工。虽然背井离乡吃尽了苦头,但是,多赚点钱把小日子过红火是很多人梦寐以求的事。今年51岁的王高众便是其中的一位。掐指一算,这已经是他去新疆打工的第10个年头。 正月出去,腊月回,儿女常年不在身边。 今年,攒够了为女儿陪嫁的钱,准备正月里帮她办个体面的婚礼。但是做父母的,却食言了。

顾某称,因为姐夫王高众会水电工手艺,被介绍到新疆承包了一些水电工程,工作强度很大,于是大姐陈进云也过去帮他打打下手,料理生活起居。跟他们一起的,还有姐夫身边的弟弟和弟媳,原本生活在老家盐城东台的王录洲夫妇。“王高众负责接工程,王录洲负责做工程,兄弟俩一起在新疆打拼,十来年了。”

“录洲今年才44岁,他儿子才结婚不久,没抱上孙子他和媳妇就走了。”王福明哽咽着说。

对于远赴新疆打工的王高众兄弟来说,每年回家赶上春运,在火车上耗个几天几夜,是他们最幸福而又最吃苦的事。幸而最近两三年,王高众攒了些钱,买了汽车,春节就自己开车回家。尽管如此,兄弟俩日夜兼程轮流开,从新疆开到老家还需要花上两三天,一路上的路费、油费、吃住等开销抵得上大半个月的工资了,一年回一次家便是很奢侈的事。

王福明家住盐城东台市唐洋镇联灶村一组,平时和二儿子王录洲一家住在一起。在老人眼里,两个儿子都非常孝顺,“大儿子王高众结婚后‘倒插门’到了南通海安,他老婆就是海安人。”虽然如此,王高众每年都回家过年,看望自己的父母。

来自陌生电话的消息说,在这次河南义昌大桥垮塌事故中,王高众、陈进云、王录洲、申裕兰一车四口人,无一生还。“当时我们全家都吓蒙了,简直不敢相信这个事实,老人小孩顿时哭成一团。”顾某在电话中痛苦地称,如果真是这样,剩下一家老小,这个家就毁了。

直到接到事故现场救援人员在遇难者陈进云身上翻出的尚未被损坏的电话,他们才辗转联系上遇难者家属。

“两对夫妻都在外面打工,孩子长年都不在身边,基本都是老人在照顾。”据顾某介绍,王高众的女儿今年26岁,儿子18岁,留在海安老家。王录洲的儿子已经结婚。